第三十七章 疯狂

更新时间:2017-12-21 19:28:52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587

白山现在已经没功夫去搭理郑北了,他一脸热切的望着柜台上的《清明上河图》,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一个赤身裸体躺在他面前的绝代美人。他头也不抬的报价,顿了一顿之后,竟又将价格自动提升了一倍。

  郑铮摸了摸鼻子,嘿嘿笑了笑,却不说话。他在东来阁也做了两年多的掌柜的了,怎么会不知道“上赶着的不是买卖”的道理。白山老头的自动提价倒是给了他底气,所以他倒是不急着就这么将这幅画卖出去。

  “按理来说,白山老师您看中的东西我是不能和您抢,但是这幅画……”

  一旁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见白山一出口就叫了二十万的价格,生怕郑铮就这么答应了,他向白山带笑说了一句,然后对郑铮正色说道:“五十万,现金支付,我可以立刻让人把钱打到你的账户里。”

  “你要和我抢这幅画?”

  白山看看身旁的瘦瘪老头,冷哼一声,向郑铮说道:“八十万,一样是现金支付。”说完,白山又看看身旁的老头,摇头道:“我不妨实话跟你说了,这幅画,我今天还就是要定了。”

  “嚯!”

  “好……好家伙的!”

  “十万二十万的往上加价,还真是不差钱啊!”

  两人的这一番争执,顿时让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古玩街里不是没有真货,也不是没有遇到过一掷千金的大买家,但是像两人这样毫不犹豫就加价十万二十万的,古玩街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就算是在拍卖会上,这种加价的方式也相当的罕见。

  看两个小老头跟斗鸡似的死死盯着对方,众人也都明白,这幅看上去是个假货的清明上河图或许真就是个宝贝。不过众人即便是知道了这一点,却怎么都弄不明白这幅《清明上河图》的价值所在。

  别说没看过《清明上河图》的,就算是看过这幅画的葛姓中年人和高同,此刻也是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他们俩虽然知道能让白山这么起劲的收购的一定是好东西,却因为不知道这幅画价值到底在哪里而迟迟不敢参与加价。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俩旁边还站着一个脸色黑的跟锅底似差不多的郑北。白山可以不顾及郑北的面子,但是他们俩却不能这么干。

  而白山和那干瘦老头的竞价已经臻至白热化,价格已经破开了两百万,还在一个劲的上涨。两人身旁的其他老头虽然有心参与竞价,但是家底却不如两人丰厚,只能摇头暗叹。

  “一口价,三百万,你再和我争就真的没意思了。”

  白山和那干瘦老头久久争执不下,也发了狠,将报价直接提升到了三百万。他看看犹自不甘的干瘦老头,说道:“这幅画归我,至于之后的事情……我倒是可以跟你打个商量。”

  “这样……也好!”干瘦老头显然是被说中了心里事,他目光闪烁的琢磨了一阵,点头答应了。

  看着两人争执已停,郑铮知道,现在是自己该出场的时候了。

  郑铮冲着白山嘿嘿一笑,慢悠悠的说道:“看样子,老爷子您是真喜欢这幅画啊。”

  他倒是不着急立刻就将生意定下音来,心里琢磨着怎么将这幅画的利益发挥到最大化,好再多从这白山身上抠出来点油水。

  “三百万,郑掌柜的,这就是我给你的价格。”

  白山人老成精,怎么会不知道郑铮的打算。他盯着郑铮的双眼,说道:“这是识货的人能给你的最高价格了,其他人不一定有这个胆子,而有这个钱的也不一定识货。您的那个买家,应该也不会出更高的价钱了。”

  郑铮被说破了心事,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点点头,说道:“看起来的确是这样,那好,我就和您说定了这个价钱,三百万就三百万。”

  “那您的那个买家……”白山见生意算是做成,当时就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记着郑铮所说的那个买家,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

  郑铮冲着白山一眨眼,笑道:“我这个买家么……他刚才给我打了电话,说不要这幅画了。”从众人进门之后,郑铮就没接过一个电话,但是他这谎话说得却也一点都不觉得脸红。

  “原来……原来如此。”白山见郑铮一眨眼,心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摇摇头,笑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郑掌柜的……还真是年少有为啊。”

  “您也是宝刀未老,一点不差啊。”一边说着,郑铮的双眼有意无意的扫过白山的双手。他的双手依旧结结实实的按着柜台,一点都没有放松过。

  注意到这一点的白山老脸一红,他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然后向郑铮正色道:“郑掌柜的,您是要支票还是银行转账?不管是哪一样,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到账,您只管放心。”说话间,白山竟也对郑铮用上了敬语,显然已经是认同了郑铮的“掌柜的”的身份了。

  “这个么……”说到这里,郑铮才意识到两个人谈的是价值三百万的一桩生意,虽然说已经接受过一百五十万的洗礼,但是郑铮现在依旧有些难以自持。他点着一支烟,定了定神之后说道:“哪个更方便省事儿就用哪个吧,我这人就是怕麻烦。”

  “好。”

  白山虽然已经是个七十来岁的老头子,但是豪气却一点不少。他看看钟表,然后说道:“现在已经差不多快是饭点儿了,时间也有点仓促,既然这样,我就下午带着支票过来。您等着我的消息行。”

  “可以。”郑铮点头答应道。

  生意谈成,白山的心情看起来十分之好。他又和郑铮闲聊两句,强烈要求和郑铮一起去吃个午饭好好聊聊,却被想起了玉镯的事情的郑铮婉拒。见郑铮拒绝,白山也不强求,留下了联系方式之后,便径自离开了东来阁,也不和郑北打个招呼。那几个老头互相看了看,也跟在白山身后离开。

  “各位,”

  郑铮看着尚未离开,在东来阁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众人,笑着说道:“我这幅画已经卖出去了,所以这儿也就没什么新鲜事儿了。现在已经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各位还请自便。”

  “郑掌柜,有空好好聊聊。”

  “回头见吧郑掌柜。”

  “走了,走了。”

  ……

  古玩街的人本来就不想掺和这件事儿,等于是被半胁迫着过来的,现在见这事情总算是结束了,众人也松了一口气。和郑铮道别之后,古玩街的一群人便离开了东来阁。

  郑铮一转头,看着高同几人,面带讥笑说道:“您几位……还想帮我鉴定假画么?”

  葛姓中年人脸上又是一阵通红,不过他知道今天在这个面子怎么都找不回来了,所以只能阴沉着一张脸,和高同等人一起离开。

  一时间,原本人头涌动的东来阁里只剩下了四个人,除了郑铮三人之外,徐然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也没有离开,站在一旁面带笑意的静静看着。

  “哎呀……郑大少啊。”

  看着面色铁青的坐在那里的郑北,郑铮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东来阁地方小,伙食差,您这中午饭我可管不了。今天劳动您请了这么多人给我捧场,我真是谢谢你。改天我给你打电话,我在街口二胖的大排档请你……嗯……看你面色不太好,估计是有点虚,算了,我请你吃几个大腰子补补吧。”

  “哼!”

  郑北无比怨毒的瞪了郑铮一眼,转身就要离开东来阁。

  见郑北要走,郑铮却又不慌不忙的伸手拦住了他。

  “等等,郑大少,咱好像还有什么没了解的事情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