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最后的消息

更新时间:2017-12-21 19:38:28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401

两块砖头砸出去,虽然知道自己并没有砸碎什么有价值的玩意儿,不过郑铮心里憋着的火总算是发泄出来一些。

  郑铮虽然在商场上历练了两年,有一些同龄人所不及的沉稳和心思,但是他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而已。年轻人血气盛,火气自然也大,郑铮此举已经算是相当的克制了。否则换成别人,也将他逼到郑铮现在的这个地步,他不当场扯破脸皮闹起来才算是怪事。

  两砖头砸进小楼,郑北的脸色登时就变了,很有要和郑铮说道说道的意思。不过他看着郑铮的眼神,再看看郑铮无意之间握住的双拳,这个从小到大没怎么跟别人动过手的郑大公子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郑永明面色也不好看,但是这条老狐狸愣是将这口气硬生生压住,反而对郑铮所说的点头称是,半个字儿不提被郑铮砸碎的东西。末了他还让那几个年轻人搬着箱子送郑铮离开,甚至还特意嘱咐,开车送郑铮的时候一定要慢一些,免得那些古玩磕碰坏了。

  对此,郑铮只是嘿嘿一笑,便带着面色不忿的几人施施然的离开了,连客套都省下了。他清楚,现在他和郑永明之间只差那么一丁点儿就将双方之间的那点冠冕堂皇撕开了,所以他也就懒得和郑永明废话了。

  “爸,郑铮这小子都这么干了,你怎么还帮他维护场面?他这哪儿是砸玻璃啊,分明就是砸您啊。”

  郑铮刚一离开,心中愤愤不平的郑北立刻叫道。他把郑永明的举动看在眼里,却一点都弄不懂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想的。

  “你毕竟还是没怎么和人玩过心眼,论起心思来你还是太嫩了。”

  郑永明面色颇为阴沉,但是却给郑北耐心的讲解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在那张租赁合同上写上我自己的名字么?知道为什么我好不容易让郑铮进入郑家之后,却又放任他离开郑家么?”

  “这……”郑北一时哑口无言,心里实在不知道这其中的理由。

  “郑铮进入郑家之后,不管怎么说,他现在都是郑家的一份子了。而那张租赁合同上写上我自己的名字,这和郑铮替我开店有什么区别么?”

  郑永明看着郑北,摇摇头说道:“我现在留着这一份余地在这不和他撕破脸,以后如果我想调动他的话,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现在他虽然看起来是离开了郑家,有了个自由的地方能够施展拳脚,但是只要我想,我就能随时把他拉回郑家来。”

  “这样一来的话,他在华阴城还是在西都城,又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我和他撕破脸了,这件事情就得重新谈起,那个时候想要让他答应进入郑家这件事情,这可就千难万难了。”

  “至于他砸碎的东西……哼。”郑永和回头看了看小楼,冷笑道:“反正里面的东西都是走眼之后收来的假货,放在这里不过是让家里的新一辈看看,让他们有所警醒而已。他想砸就随便他砸去,反正放着也是放着,无所谓。”

  ……

  “嘿嘿,我听说你和郑永明一起去郑家大宅里挑古董去了?去那小楼里转了一圈是吧?你小子应该是吃瘪了吧?”

  郑铮前脚下了车,郑永和的电话紧跟着就打过来了,一上来说的第一句话就让郑铮颇为郁闷。郑永和明显就是看热闹的语气,显然之前就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你既然知道这件事情,那你之前还不给我提个醒?我也好多压榨一下,把这个条件谈的对我更有利一些啊。”郑铮语气颇为不善的说道。

  电话里郑永和的声音显得有点无奈,他说道:“不是,你也别急……我也就是琢磨着是有这个可能性的,但是也不觉得这个可能性能有多大,按我来想郑永明不应该这么心黑脸皮厚的,谁知道他还真能做的出来……失算了,失算了。”

  郑铮也知道跟他发火也没用,所以也就压住了自己的火气,说道:“那一楼里我转了一遍,愣是没一件真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郑永明为了对付我特意去买了这么一堆假货回来?”

  “倒不是你想的这样。”郑永和为郑铮解释道:“那栋楼其实叫做‘正眼楼’,里面放的都是家里之前刚出道的人走眼收回来的假货,之所以把那些东西都放在那里,就是为了给后来者正正眼,让他们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对了,说起来里面还有我刚出道的时候送进去的几样东西呢,你有没有看到。”

  “看个毛,难道你还在上面刻了字儿,说是你走眼收过来的?也不嫌丢人。”郑铮是好气又好笑,摇着头笑骂道。

  郑永和的声音显得略微尴尬,他干笑着说道:“也是,也是啊……”顿了顿之后,郑永和不再说笑,问道:“现在这些事情都搞定了,怎么样,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就是今天了吧,东西都收拾好了,提起来就能走。”

  “嗯……行吧。我也就不送你了,反正你早晚还得回来,咱见面的机会多着呢。”

  “别。”郑铮连连摇头,说道:“我这好不容易有个正当的理由,不用再活在郑永明的眼皮子底下了,能不回来我是绝不回来。”

  “这事儿谁能说得准呢,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就想回来了呢。”郑永和的声音又猥琐了起来,他嘿嘿笑了几声,说道:“本来现在跟你说这件事情有点打击你的嫌疑,不过要是不告诉你呢,这事儿毕竟和你有关系……你还记得《清明上河图》么?”

  郑铮打开东来阁的大门,将地上放着的三个纸箱子艰难的推进了屋内。听郑永和这么说,郑铮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当然记得,尤其是我那没暖热就又打了水漂的三百万,记忆深刻啊。”

  “嗯……嘿嘿。”郑永和知道他戳到了郑铮的不爽,他嘿嘿笑了两声之后,说道:“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听说的,应该比较可靠。你现在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把这件事情跟你讲讲?好歹也算是让你知道那幅画为什么能值三百万。”

  郑铮本来不关心这件事情,但是一听郑永和这么说,他也来了兴趣:“嗯,你说说看。”

  “这件事儿得从那个王记古董店说起来,那副画上的王记古董店是存在的,不过那已经是建国之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这家王记古董店可是西都城里的第一大古董店,有道是盛世古董乱世黄金,那个时候正值战乱,所以不少手里有几件家传古董的,也只能忍痛卖掉手里的古董换个钱,也比抱着一件不能吃喝的古董来的好。所以王记古董店就趁着这个机会收了不少的好东西。”

  “据说当时王记的老板准备在世道太平一些之后再出手手里的古玩,可是该着他倒霉,当时有一路军阀打破了西都城攻了进来,这路部队的司令也听说过王记古董店的名字,所以进城之后就去了王记古董店,想要收购古玩,然后打算将这些古玩转手卖给外国人,换回来一些洋枪洋炮。但是你想吧,说是收购,他难道还真的能足金足银的给他钱?那个司令开出来的加码低的要命,一枚道光年间的扳指还不如一颗大白菜的价钱呢。”

  说到这里,郑永和也颇有些感慨之意:“但是当时的掌柜的还真认了,就是说还得给他点时间清算整理一下,让那司令过几天再带人过来交接古玩。那司令觉得那掌柜的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所以还真就带着人走了。”

  “等过了几天之后,那个司令又带人过去准备接收古玩了,但是这次一去差点没气疯这司令,这个时候的王记古董店里已经没有一样古董了。”

  “当时的王记古董店内,只剩下店内挂的一副中堂挂画了。但是那幅画一看就是假货,根本就不值钱,所以那司令也就没放在心上。不过他也不傻,知道这是掌柜的趁着这几天把古玩全藏起来了,所以就抓了古董店所有的人,又一个劲的逼问这掌柜的。那掌柜的也是个硬骨头,不管是威逼利诱还是直接动刑,他愣是一个字儿都不说。”

  “一连几天都没问出来个章程,那司令也火了,一个军令下来,王记古董店上上下下就全都被杀了,无人得以幸免。那司令余怒未平,又让人一把火烧了王记古玩店,这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至于王记古董店的掌柜的把古董藏到了哪儿去,这还是没有弄清楚。”

  郑铮打了个哈欠,在这个时候插话道:“幸亏你是古董行里的,不是说书的,不然就你这水平,你早晚得被饿死。你这云山雾绕的说了大半晌,我还没听出来重点在哪儿呢。”

  “嘿嘿,重点就在这儿了。”郑永和一笑,说道:“在火烧王记古董店的时候,来执行命令的兵油子先进了王记古董店寻摸了一圈儿,看看能不能捞到什么油水儿。而那副挂在王记古董店里的中堂挂画,有人说就是被这些兵油子其中之一给带走了。”

  “这……”郑铮心里“咯噔”一声,他隐隐约约明白了点什么。

  郑永和嘿嘿笑了一阵,说道:“后来就有人说,那幅画其实就是那位掌柜留下的藏宝地图。他藏匿起来那些古董之后就知道自己八成是活不成了,所以就留下了这么一张地图,想着要是家里还能有人活下来的话,就让他们根据这幅图上的标记去找那些古董。谁知道死的不止他一个,他这算盘终究是没有打响。”

  “本来呢,这也只算是古董行里的一个小传闻,也就是在老一辈的人里面流传过,关心的人也并不多,所以谈起这件事情的人也不多,知道这个传闻的就更少了,慢慢的也就没人提起了。别说你们这些年轻一辈的,就算是我,之前也没听说过这个传闻。”

  “而经你的手卖出去的那幅画,和传闻中的那副一样是假的不能再假的画一模一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