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是不是又去见白杨了?!(2)

更新时间:2018-02-27 17:19:39 作者:雨雪霏霏 字数:2166

“没有!你不要胡说!”玉蝶也喊了起来。

  “白小姐。”吴管家出现在门口,看着玉蝶提醒道。

  吴管家是个恪尽职守的四十五岁女人,以在这生活了足足有三个月的时间计算,玉蝶可以负责任的说如果没有叫她笑,她就决不会露一丝笑容。

  这里是穆洋的大宅,她是这里众多仆人中的一员,除她以外,另外有九名仆人轮三班分别为这座房子的主人提供服务。

  这真是一所大宅子。

  是的,你也这样认为就对了。

  事实上,自从玉蝶来到这里,她就不曾走遍所有的房间,这里的房间多的她觉得可以轮流睡一个月都睡不过来。

  可是,除了现在这个房间,这的真正主人穆洋从来不让她随意走动一步。

  因为,从刚开始,他就告诉了她游戏规则。

  尽管这套宅子名义上是拨给她的,但是,她,不过是他的一名情妇!

  白玉蝶平静了下来。

  她平静了下来,穆洋却没有停住。

  吴管家不知什么时候递过来一杯热汽腾腾的茶水。

  穆洋接过,那是他喜欢的武夷肉桂,一股浓浓的桂皮香气扑鼻而来。抿了一口,他才淡淡的道:“我们的协议是什么?”

  玉蝶倒退一步,心知这次又是逃不过了。

  玉蝶抬起头镇定的道:“我自己来……”

  说完,她解开衣领。

  一件,两件……

  ——十四年前。

  鞭炮声四起,中华民族特有的红色铺天盖地。

  一名盛装打扮的肌肤胜雪的女孩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款款走上了一辆在当时社会上还是稀罕物的雪铁龙汽车。

  小小的玉蝶在人群中挤进脑袋,忽闪的眼眸望着女孩,好奇的问着旁边的一名阿姨:“若若姐姐这是要去哪了?”

  “你若若姐姐这是要去享福了。”阿姨兴高采烈的说着,仍旧鼓着掌望着女孩。

  享福了?

  小玉蝶歪着脑袋也想不明白。

  享什么福?

  看样子,她是要坐车走,难道坐车走就是享福吗?

  阿姨似乎看出了玉蝶想不明白,开导式的道:“你若若姐姐要出嫁了,她男人是海外的一个大老板,有很多的钱,你若若姐姐几辈子都花不完。”

  “那……若若姐姐是要去海外了?”玉蝶有点沮丧,若若姐姐待她很好,还教她折过小白鹤呢。

  “哎,”阿姨突然放低声音,一手挡住口,低下头,小声靠着玉蝶的耳边说:“她去不了海外,她只是那个男人在这里娶的二老婆。”

  二老婆?

  这个词语,玉蝶当时不能理解它所代表的具体含义,阿姨怎么样也不和她解释了。

  现在,她终于理解了。

  三百万。

  原来三百万就可以将一个女孩变成一个男人的二老婆。

  那么她白玉蝶这个身子换个三百万也算是值了!

  最后一件衣服已经褪下。

  光洁如白玉般无暇的身子就完全暴露在了从窗户射进来的和熙的阳光之中。

  阳光有些刺目,射的人睁不开眼。

  不过,玉蝶此时也无需睁开眼。

  在她看来,接下去的事情她宁可任何人都看不到。

  一阵皮鞭声四起,而后,随着房门重重的关闭后是骇人的寂静。

  好一会儿,门开了,吴管家手捧着个医用箱走了进来。

  “白小姐,穆先生让你擦擦吧,这里还有棉纱。”吴管家说道。

  玉蝶轻轻一笑,接过医用箱,道:“谢谢。”

  她席地而坐,拾起里面的万花油。

  她的身上此时一丝不挂,白瓷般的背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是她和穆洋立下的契约。

  契约三:契约人乙白玉蝶在契约期间不准有情人,如果被发现或者有想过,任凭契约人甲处置。

  从三个月前立下这个契约开始,这样的状况已经不是第一次。

  玉蝶有自己的房间,可是经常半夜醒来就发现穆洋坐在她床边。他说,她梦中在喊白杨的名字,违反了契约三。而后,就如同今天的状况。

  起初,穆洋要求立下这个契约,玉蝶能够理解,他是她的金主,肯定要求他的女人对他忠心,会在意自己与其他男子交往。

  而且,既然是自己同意立下了的契约,人家是自己的金主,玉蝶从来就没想过做违反契约的事情,甚至,从一开始住进这栋房子起,玉蝶就已经做好好好履行契约的准备。

  自愿做了人家的情妇,拿了人家的预付金,就和工作一以后拿了老板的薪水一样,要对的起雇主,将它当做一份职业!

  第一个晚上,她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脖颈边还喷洒了孟加拉星夜,脱的一干二净的躺在床上。

  这是她的第一个晚上,她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或许,对方是个老的不能再老的人,或许,对方是个五大三粗的粗人,再或许,对方根本是个性虐狂。这些,她都认了。

  可是,当她看到来人时,也即刻怔了一下,那是个身着黑色无袖T恤,一身浅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运动鞋,看上去年龄最多三十五六岁的中等身材的男子。

  大半个夜晚,穆洋就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做确实很奇怪,对玉蝶来说本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是,月黑风高,玉蝶整个晚上耳边都响彻着他的声音。

  “你以为自己有多高贵?不是大学生吗?三百万,三百万你就愿意跟了我!”

  “我,是为了我的伯父,不是你的三百万!”

  “你的伯父?告诉你,就是你的大婶把你给卖的!”

  “……是,又怎么样?我伯父被车撞了,他需要医疗费!”

  “哼,还在装蒜!你,就和你那个下贱的母亲没什么两样!”

  “不许你侮辱我的母亲!”

  ……

  自己的房间里,玉蝶打开一个银白色的雕花盒子,那盒子和一般的盒子大不相同,光亮的周身闪烁着飒飒宝石般的光辉,上面有好看的植物花纹,植物叶长椭圆形,抱茎而生,那一朵朵团簇应是它的花朵。

  那是母亲留下的盒子,妈妈说过,那花是罂粟花,东南亚一带是它的故土,它本应该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朵之一,却被用于邪恶而染上了污点。

  这个盒子玉蝶总是随身带着,她住在哪里就带到哪里,就是以前的伯父,白杨,现在的穆洋都不知道它。

  盒子里面是一叠叠的白纸鹤,那是她学会纸鹤的折法后帮妈妈折的。

  妈妈的名字叫冷玉鹤,妈妈说过,妈妈是白鹤,她玉蝶就是天空中自在飞舞的蝶儿。

  蝶儿和白鹤一样,一生清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