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真没什么

更新时间:2018-02-27 17:32:13 作者:雨雪霏霏 字数:1426

这个梦,自从那一年起久开始做,每次,玉蝶都从惊悸中醒来。

  喘息着,她看清楚了屋顶上粉色的吊灯,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

  当时的她太小,对发生的一切都没有更深刻的印象,除了父亲和奶、奶、的脸,她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那场家庭惨剧,只在婶婶经常性的忿忿中大致了解到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欠了一个人的赌债。

  后来,直到婶婶拿着那纸契约到她的面前,她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叫穆洋。

  窗外,天还未亮。暗黑的天空上挂着一轮明月。

  玉蝶直起身,小心的下了床,隔壁就住着穆洋,她担心动静太大会将穆洋惊醒。

  来到书桌边,打开那掌水晶台灯。

  打开锁,抽开抽屉,那银白色的雕花盒子就出现在了水晶台灯照耀下的七彩光晕中。

  一片片数着里面的纸鹤,玉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丝的微笑,幸福的双眸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

  正是初夏时节,台新市不似全国其他城市,这里一年四季都气温稳定,就在这个时节也仍然时有微风拂面。

  “白杨哥哥,你等等我——”

  公园青绿色的草坪上,白杨在前面跑着,玉蝶在后面跟着。

  此时的玉蝶已经是十三岁了,两个麻花辫子在小小的脑袋上一左一右的扎着。跑起来,一翘一翘的,显得活泼俏丽。

  白杨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身穿着浅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白色乔丹和玉蝶一前一后跑着。

  天上,微风拂过处是一只只飘悠的用彩色纸张折成的纸鹤。

  白杨手上也有一只黄色的,很快,他就将那只纸鹤也放到了天上。

  不多时,十几二十只的彩色纸鹤就在初夏的微风中翩翩起舞,惹来路人艳羡的目光。

  公园一角,另一个小女孩静静的坐着,托着脑袋,望着天上放飞的纸鹤,嘴角边扬起灿烂的笑容。

  女孩和一般女孩不一样的婉静引起了玉蝶的注意。她停了下来,径直走了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和家人一起来的吗?”

  女孩腼腆的笑着道:“我叫阮秋梦,你可以叫我秋梦,家人都这么叫我。爸爸妈妈都上班去了,奶奶在做家务,只有我一个人。我是自己一个人偷偷出来玩的。”

  “你好像和蝶儿一样大。”白杨走了过来。

  “我叫白玉蝶。十三岁。”玉蝶自报家门。

  “我也十三岁。”秋梦道。

  “太好了,你们都一样大,以后可以做玩伴了!”白杨笑着道。

  玉蝶友好的拉起秋梦的手。

  那天,整个公园的草坪上都洋溢着三个孩子天真浪漫的笑声……

  “你在干什么?!”

  忽然,门口传来穆洋的质问声。

  玉蝶慌忙将装着盒子的抽屉推了回去。

  缕了缕自己的刘海,回过身答道:“我……没干什么!晚上睡不着,坐起来想找找书看。”

  穆洋一身长款睡衣,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扶着门站在那里,一头松散的头发发尖此时显得有些毛燥。倒是水晶灯的光线下,两个人这样不远的距离显得有几分暧昧的气氛。

  为了避免尴尬状况的发生,玉蝶站了起来。尽力将自己显得挺有精神的。

  好像是很不相信她,穆洋拧紧了眉头,尖锐的眼神似乎要看穿她的心灵,把玉蝶看的心里像揣着几十只小鹿扑扑跳的。

  “真没什么……你看,”玉蝶漂亮的站开,桌面上的情景就在穆洋前面一览无余,“是不是,你又多想了,真没什么?”

  穆洋站了一会儿,刚要开口说什么,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

  拿出电话,按了接通键。

  “我刚刚说过了下周会回去!”

  穆洋的口气似乎有些不耐烦。

  电话那头应该是个女声,玉蝶远远的听着好像有几句抬高音调的质问的话,好像说的是关于生日的事情。

  好在,估计是穆洋不想玉蝶听到他讲话的详细内容,他边接电话就边走了出去。

  最好他接完电话就把刚发生的事情给忘了!

  玉蝶慌忙走了上去,乘着穆洋走入了自己的房间,迅速将房门关了起来,才长呼了一口气。

  她实在拿不准他刚刚是否看到没有她的那个小‘秘密’,如果他再折回来,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要发生。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