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十九年前

更新时间:2018-02-27 17:30:14 作者:雨雪霏霏 字数:2080

那是十九年前的一个春天……

  此时正是清晨,雪山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迎接着曙光,碧空万里无云,群峰晶莹耀眼,耀眼的银光折射入附近的小树林中,使原本幽暗的林子增添了不少生机。

  林子中,郁郁葱葱,小鸟在枝头跳上蹿下,由雪山雪水融汇成的小溪孱孱地流着,小溪旁,一群五岁左右的孩子们正在溪边尽情的嘻戏。

  然而,没过多久,这片融洽的气氛被破坏了,一大滩殷红的血水顺着溪流往他们的方向奔涌而下。

  最先发现这个情况的一是一约摸六岁的小男孩,望着血水涌动的方向,他先是一怔,而后惊叫一声:“快看!”而后,孩子们开始注意到这股血水流动的方向,几个胆大的带头,顺着血水逆流而上,树林中,孩子们开始分头搜寻,这片林子是他们常来玩的地方,因此,他们对它并不陌生。

  ……

  “没找到……”

  “……我也没找到。”

  过了好一会儿,孩子们又聚头了,互相交换了信息,得到的都是一致的答案。

  看看天,正午了,领头的孩子眯了眯眼:“可能又是一只受伤的小熊猫,我们都回去吧,先吃饭,吃完再来找。”

  他说的不错,不久以前,他们刚刚救了一只到山脚觅食,受了伤的小熊猫,还为此,受到过表扬。在孩子的心灵里,虽然他们并不很明白什么叫做国家保护动物,但是这种行为就像条件反射般会吸引着他们,引导着他们。

  于是,孩子们四散回去了。

  他们刚走,角落里,一个灌木丛便晃动了一下。

  走在最尾巴的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女孩发现了这个异样,不由得放缓了脚步。

  她小心地往灌木丛方向走去,突然,一只兔子从灌木丛中跃了出来。

  这个情形,山里的孩子经常见到,因此,她并未有太大的惊吓,只是倒退了几步。

  看看并没有什么动静,她才决定转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双血淋淋的手伸出了灌木丛。

  啊——

  女孩惊叫一声,这个叫声几乎让头顶的树枝震动下了落叶,落叶飘呼呼地落在了那只手背上。

  是个人!

  定了定,女孩又继续往前走,她小心地趴开灌木丛,果然,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人倒在灌木丛中,只是那些灌木丛的掩护将他刚才隐藏的很好。

  女孩蹲下,仔细看了看那人。

  他生着浓密的微卷的黑发,白晰的皮肤也许是经过滚爬而沾满了污泥。

  或许是感觉到有人在,他微微睁开眼,睁的那么勉强。

  天啊!他是水蓝的眼睛!

  女孩张大了嘴,但是却没喊出声,因为,她的嘴已经被那双手紧紧捂住。

  “救……我!”说完最后一个字,那双水蓝色眼睛的主人又闭上了眼睛。

  清晨,宁静的山村又热闹了起来,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劳碌。山里的人虽然生活节奏没有城里人快,但是,勤劳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的美德。

  玉蝶还小,也早早地醒来了。她喜欢早起,妈妈告诉过她“三朵”最喜欢的就是早起的女孩。

  小小的她每到这个时候就偎依在自己房间里那个种了一盆茉莉花的窗台上看着外面,看着爸爸推着车挂上摇玲到城里做买卖,妈妈下果园摆弄她那些心爱的果树,奶奶则坐在门口迎着朝霞脚步蹒跚着打扫着院子,有的时候小玉蝶会跑去帮她,但是,大多时候,她会把院子弄的越来越脏,奶奶却总是笑着说我们小玉蝶打扫的院子真干净。

  今天,玉蝶不打算去打扫院子了,因为她有了一件更重要的事。

  昨天林子里看到的那个人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轻轻地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绕到院子后面那个被他们家废弃的柴火间旁。

  门外听到里面一阵细碎的声响,她放心了许多,有声响那个人就应该醒来了吧,昨天真是把她吓了一大跳,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浑身没有一处不受伤的人,他经历过多大的困难啊。

  小小的她使劲了全身气力才将他扶到了自己家这个地方,但却不敢告诉家人,她觉得爸爸不一定会收留他,因为他是一个男人,她曾经亲眼见到爸爸在家里赶走了一个男人。

  “谁?!”门内的人听到了门口的细小的声音,敏锐地问道。

  “我……是我,白玉蝶。”她推开了门。

  站在朝霞的光影里,小小的,身穿一身纳西服装的她宛如梦境中降临的天使,干净,出尘。

  “原来你叫白玉蝶。”他确认道。

  她看到他笑了,虽然靠坐在那些杂乱的稻草堆上,但是一举一动一点也不失尊贵的气度,尤其是那双水蓝的眼睛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芒。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看的眼睛啊,她都开始羡慕了,她曾经喜欢过妈妈的眼睛,但是,那是一双湛黑的眸子,和自己现在所见到的是不同的。

  “是的,我叫白玉蝶。”她应了声,走了进来,又把门虚掩上,以防被人注意。

  她摸了摸他的额头,还好,没事,昨天她摸的时候还有些烫,她担心他会发烧,所以,昨天晚上,她瞒着家人忙了一整夜。

  看到她这个动作,他笑了,这么点大的小女孩,一举一动却和大人一样认真。

  “你笑什么?”她有些怒了。

  “好,我不笑,”他敷衍着,那表情却又是在打趣她说:“谢谢白玉蝶小姐救我。”说到救我两个字,他又笑出了声。

  她是看出他在打趣她了,其实,别看孩子们小,却是非常聪颖的,它喜欢你把它当大人看,而不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孩。只是,这个时候小玉蝶帮人心切,也顾不得和他较汁了。

  玉蝶帮他收拾完他周围的东西,又站了起来,出得门去,她要去吃饭了,也要想办法顺便给他悄悄捎点吃的,临走,还认真地嘱咐说:“你要在里面呆着,千万别出来,要是是我进来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他笑了,算是应她。这次笑却不是笑她,这个小女孩给他带来的是他所经历过的人和事中所没有过的清新和单纯。

  是呵,他好久没这么单纯地生活过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