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妈妈的迷

更新时间:2018-02-27 17:30:01 作者:雨雪霏霏 字数:2804

玉蝶小心的从小路上走来,尽量避开旁人,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前。

  妈妈已经坐在家门口的小圆桌旁盛饭了。

  玉蝶还有个伯父在附近的台新市里工作,所以,现在家里只有四口人,妈妈每天就像今天这样,盛着四碗饭,满满的,然后,稍等片刻,一家四口就都聚在圆桌的四周开始早饭。其乐融融。

  妈妈是小玉蝶心中永远的谜。

  从记事起,小玉蝶耳边听的最多的是妈妈的叹息,除了园子里的事情,大多时候她总是抱着她望着窗外,风吹拂过她的脸上,将她的流海吹到一边,露出高高的额头和她那清秀的眉毛。

  记忆中,妈妈很白,皮肤像白瓷一般,玉蝶的皮肤很像她,只是,这样的女人和村里的女人是那么不同,村里的女人,小玉蝶见过,皮肤都很粗糙,见天的风吹日晒将她们的皮肤也晒成了黑色。

  “妈妈真漂亮。”从前,小小的玉蝶总是坐在妈妈的腿上扬着脑袋望着妈妈认真地说。

  妈妈的嘴角一弯,那湛黑的眼眸弯成一弯新月,在玉蝶光滑的额头上一轻轻吻:“蝶儿长大了也会和妈妈一样漂亮。”

  真的吗?

  小玉蝶欣喜极了,小小的女孩都喜欢人家夸自己好啊。

  玉蝶喜欢自己的妈妈,也相信奶/奶的话,自己的妈妈一定是个好妈妈,因为,从她记事以来,她从未见她真正气恼过,就是有的时候小玉蝶淘气,她也只是象征性的举起木片。

  忽然,只听‘砰’的一声,宛如晴天霹雳,将这对母女两吓了一跳。

  妈妈还在放下手中的勺子,小玉蝶第一个往声音来源的地方奔去。小孩子总是最好奇的,更何况,这声音是从自家厅堂里传出来的。

  可是,当她赶到的时候只见了满面怒容的爸爸站在厅堂内,地上尽是砸脆了的茶壶的脆瓷片。

  这是第一次看到爸爸发这么大的怒火。

  小玉蝶向爸爸直视的地方看去,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一闪消失在屋边林荫小道的尽头。

  再一转头,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着赶到,站在了小玉蝶的身后,还有奶奶。

  望着那个背影,妈妈的嘴角微微一抽,小玉蝶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那双美丽的眼眸中盈满了泪水。

  “孩子他爹……”妈妈已经挪步走了进来,轻轻拉了拉他男人的手臂:“孩子他爹……”

  ‘啪’!

  待小玉蝶反应过来的时候,妈妈白净的脸上已经现出了五个血红的手掌印。

  “你……”爸爸的手还在颤抖:“以后不许任何外来的男人进我们家的门!”

  这话似乎是对妈妈说的,但是又像是对全家人说的,玉蝶想问爸爸更清楚些,但是爸爸丢下了这句话,转身便进了后堂去了。

  紧接着,就是和所有的家庭战争爆发后大致相同,妈妈哭了,美丽的眼睛,顷刻间浸在了漫天的泪海里。

  “孩子他妈。”奶奶叹了口气,一边拍了拍小玉蝶的头,示意她到一边玩去,一边扶着玉蝶的妈妈走进旁边的屋内。

  再以后奶奶安慰了妈妈什么玉蝶就不知道了,只是在事后玉蝶调皮的刨根问底时听奶奶说道:“蝶儿,要记住,你的妈妈永远都是好妈妈。”

  那,为什么那天爸爸发了这么大的火?

  为什么妈妈只是哭了,什么都没说?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这个故事从那时起就直直地盘亘在玉蝶心头,成为她孩提幸福童年的一个阴影。也正是这样,当时,玉蝶才没将那个林子中遇见的人告知家中。

  然而,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自此以后将与这人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玉蝶记得,后来,她将家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这个自己刚刚认识的陌生人。

  她只见他的眉头也是拧的紧紧的,像是在思考。

  但是,小小的孩子毕竟不知人间忧愁,很快,她的耳边便传来了阵阵鞭炮声。

  她最爱热闹,就像后来喜欢追星一样。

  那男子见她的注意力完全被那鞭炮声吸引,于是就提议一起去看。

  当然,玉蝶是不可能带他到那户人家家里去的,那一天,他们站在后山上。

  山下,鞭炮声还在响,上百名身穿喜庆服装的男男女女互相道喜。隔了一会儿,一个队伍拥着身着艳装,外罩红大褂,头蒙红头巾帕的女子来了。走到门前,一名女子舀了一瓢冷水泼在身穿艳装的女子身上,边喊道:“大吉大利。”

  “他们在干什么?”望着山坡下热热闹闹的人群,玉蝶睁大了眼睛道。

  “他们在举行婚礼。”牵着玉蝶的小手,男子回答道。

  “婚礼很热闹啊。”玉蝶看着这个场景羡慕的说。

  “是啊,很热闹,”男子看着这个场面湛蓝的眼眸陷入了迷茫:“每个人在这个时候都很高兴,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一生事业的远航有了温馨的港湾!”

  “……很高兴”玉蝶看了看男子,小巧的脸上露出笑容:“那,我想要和你的婚礼!”

  男子微微一震,低头看了看那双清澈的眼眸。

  那双清澈的眼眸也直视着他,一点没有少女的含羞或是世故的狡黠。

  “你知道婚礼是什么意思吗?”男子弯下身,微微一笑,轻轻捏了捏玉蝶精致的鼻梁,也直视着小玉蝶。这个小姑娘,通过这几天的接触,确实是个鬼灵精,一个讨人喜欢的小女孩,让他暂时忘却了身后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

  “知道!”小玉蝶骄傲的说:“就是能让每个人都高兴,让妈妈高兴,奶奶高兴,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你高兴!”

  “我高兴……”他又是轻轻一笑。

  他的笑容太好看,好看到有几丝的邪魅,又有几分的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调皮,让玉蝶颇为惜,就像她惜妈妈的笑容一样,只是,她太小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喜欢你开心!天天开心!”小玉蝶认真的说道。是的,她惜他的笑容,自从她救他那天起,她便发现他很少笑,少到似乎每天都在想什么似的,和她妈妈一样。

  唉,真是让她不懂的两个人。

  而她的认真让他顿了顿,面上的笑容也微微凝滞,但是,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几微妙吧,而后又恢复了他生意场上惯有的笑容,朗声道:“好!我们结婚!”然后,顺势将小玉蝶抱起,高高托在手腕上。

  是呀,他笑了,她也只不过是个四岁的小女孩,四岁小女孩的话,能认真吗,只是,她越是认真,他越便觉得她的可爱,于是,笑了。

  咳,咳——

  山上的风有些大,男子蹙了蹙眉头,微微咳了两声,抱着小玉蝶的手也有些发颤。

  “你怎么了?”小玉蝶右手轻轻拍了拍男子脖子后,颇有些小大人似的说:“山上的风很大,你肯定是又生病了,我们赶紧下山吧!”

  “好!下山!”他豪气地道,朝阳方向,他高高将小玉蝶举起,还是那惯有的微笑:“听我们小玉蝶的话,现在就下山!”

  他奇怪,看着她,就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是个不畏艰辛对未来充满着豪情的勇士。

  远去的山路上,刮起了拂柳的风,喜庆的鞭炮声依稀在山谷中回荡。

  这个男人在这里,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就呆了一个星期就走了,玉蝶找遍了小溪边,找遍了这个山谷始终不见他,她不能告诉妈妈,奶奶,甚至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她曾经救下过他。

  她只记得他曾经说过他不能久呆,否则他的仇人将找到这来,玉蝶不知道什么叫做仇人,其实,他应该还和她说过很多,但是玉蝶真的不记得了,那时她才四岁啊。而这一天是他和小玉蝶在这个小山村最后的一次比较长时间的谈话。他的消失如同他的出现,对玉蝶来说是一个谜。

  “咳咳……”

  外面风有点大,玉蝶忍不住咳出了声。

  “生病了?”男子问。

  “嗯。”玉蝶轻回。

  “那我车开慢点。”男子道。

  看着他的唇角有礼貌式的微微勾起,回想起刚刚无意中注视到的他那双和外面天空无二的湛蓝的眼眸。

  玉蝶脑海中将他与那年那名男子一次又一次的重叠……

  “小姐叫什么名字?”男子问。

  “我……”玉蝶犹豫半晌,才答:“我叫白玉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