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失去的资格

更新时间:2015-12-22 23:50:55 作者:欢小简 字数:2107

一个她深爱,却永远不能与其并肩的男人。
  还来不及多想什么,温玖涯一席白色西装,已缓缓的走到她的跟前,如同降临的王子般。
  想着自己如今满头玉米浓汤的狼狈样,萧璨郁下意识的想要逃,但脚却像是在地上生了根般,无法移动分毫。
  他打量着她,似乎很久后,好看的唇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萧璨郁,这便是你离开我之后的灿烂生活吗?”
  一句话,让萧璨郁心中那一点点本不该有的喜悦完全消失。
  “不能继承温家的你,要拿什么来养我们自己的孩子?创造我们的未来,温玖涯,你成熟一点,别逗了好不好。”
  那一年,这么决别的话是从她口中脱出的,如今她还能只指望跟温玖涯来个或温馨或友善的重逢吗?
  似乎是种奢望。
  “你只管投诉吧。”
  无视温玖涯,萧璨郁朝着中年女人丢下一句话后,仓皇想要逃开,会不会丢掉工作,她已经顾忌不了这么多了。
  但她才走没几步,突然就被一双大手给强行拉住。
  即便五年没见,但这轻轻的一个触碰,萧璨郁便知道这是温玖涯的手。
  “萧璨郁,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吗?”
  “客人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找其他服务人员,我现在得先去整理一下仪容。”萧璨郁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扬起了唇角的笑容,回过身看着他。
  “哦?有差吗?只怕表面整理得再好,那颗心却还是肮脏不堪吧。”温玖涯冷笑道。
  萧璨郁咬着唇,低着脑袋未曾开口说什么。
  “看你如今的样子,你并没有过上你想要的富太太生活?怎么?那个男人最后还是嫌你离过婚,玩腻了之后就不要你了吗?”
  “放开。”
  萧璨郁并没回答温玖涯的话,而是挣扎起来,想要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挣脱开。
  换来的却是温玖涯更加大的力气,似乎要将她的手腕捏碎般。
  “疼……”
  萧璨郁吃疼的皱眉叫出声,却没换来温玖涯的半分怜惜,看着她因痛楚而皱起的脸,黑色的双眸不起半分波澜。
  “温总,你干嘛在这里跟一个小服务员过不去呢,而且她脑袋上的东西好恶心啊。”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伸手很自然的挽住温玖涯的臂弯撒着娇。
  萧璨郁对这个女人有印象,一个刚出名不久的小明星叫夏目,她经常看见这个女人跟不同的男人来这边用餐。
  她忍不住的将视线转移到温玖涯的臂弯处,曾经那里是她专属的位置,而如今却被这样一个女人勾搭着,萧璨郁除了觉得恶心之外,更多的却是心脏一阵钻疼。
  夏目的到来让温玖涯放开了她,他亲昵的刮了一下夏目的鼻尖:“我乐意可以吗?”
  “只要是温总乐意的,什么都好。”夏目弯着眼睛的巧笑着,脑袋蹭在温玖涯的胳膊上撒娇。
  两人之前的互动,让萧璨郁感觉心脏再次被针扎了一下。
  这些……曾经都是她与温玖涯之间的专属互动,而如今……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趁这个机会赶紧离开了,不能再继续看下去,但脚却迈不动分毫。
  “既然什么都好的话,今天来个双飞怎么样?”
  他微微的压低着声音在夏目的耳边调情着,但那不大不小的声音却正好落入萧璨郁的耳朵,让她的脸瞬间就白了。
  “温总真是讨厌死了。”
  夏目娇羞的跺着脚,但脑袋却还是点了点。
  萧璨郁承认自己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转过身就想离开,但却还是被温玖涯先一步抓住了手。
  “怎么样?我今天心情不错,要不要一起试试?”
  他满脸微笑,萧璨郁脸的血色却彻底退去,瞪大着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样的话……
  怎么可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他怎么可以对她说出这种话?
  温玖涯双手插兜,俯身与她对视,笑得轻松:“放心,我会付钱,二百万怎么样?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吧?”
  萧璨郁的心脏狠狠的抽了一下,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身脸,几乎全身的血液都在瞬间倒流了。
  “小玖儿,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忍不住道,声音中满是悲伤。
  “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叫这个名字吗?”
  淡淡的一句话,让萧璨郁低下了脑袋,想隐藏眼中那几乎快压制不住的悲伤。
  而温玖涯一把捏起萧璨郁的下巴,逼迫她与他对视。
  “我如今的样子,不就是你当初离开时的样子吗?”他一字一句的开口,目光阴沉如覆寒冰。
  “温总请找别人吧,我想你身边如今最不缺的应该就是钱跟女人吧。”
  没人知道,她这句平静的声音下,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这句话从口中吐出来。
  一句话声落下,心却已经疼到无法呼吸。
  “五百万如何?”
  轻描淡写的数字却让温玖涯身边的夏目都一惊,看着萧璨郁的目光中多了一分打量。
  “要知道,你早已不是什么处~女之身了,而且这些年碰过你的男人应该也不少,所以五百万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格,可别再贪心了。”
  “为什么……”
  萧璨郁咬牙问着,却不知自己这声‘为什么’到底是在质问什么。
  “很简单,我就想再体会一下,当初的你,到底是有什么本事让我跟一个傻子般不顾一切。”温玖涯的含笑的声音中带着一副咬牙切齿的味道。
  萧璨郁还来不及心疼,温玖涯的身下一句话,更是直接把她踢入地狱。
  “顺带检查一下,五年过去了,那些新的男人,有没有把你的技术调教好一点。”
  一句话,犹如将一锅滚烫的岩浆浇在了萧璨郁的心上。
  抓起一旁的八角水杯,对准温玖涯的脸就泼了过去。
  温玖涯没有避开,被一杯纯净水泼了个正着。
  “天哪!你这女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夏目忍不住惊呼出声。
  “别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龌龊!”
  无视掉夏目惊讶的眼神,萧璨郁丢下一句话后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在她身后,温玖涯厌恶的推开了夏目的手,目光紧紧的跟在那个离开的背影上。
  “萧璨郁,我既然找到你了,你以为你还逃得掉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