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藏于心底的问候

更新时间:2015-11-27 18:07:13 作者:欢小简 字数:3186

“总裁!”保安看着萧璨郁身旁突然出现的人,连忙低下头。
  “想不到当年的这些东西你居然都还留着,想必靠这些照片得到过不少好处吧。”看着昔日的甜蜜,温玖涯脸上勾勒出一抹嘲讽。
  萧璨郁一把将自己的手机从温玖涯的手中抢了过来,没有任何解释,只是温玖涯那嘲讽的唇角却早已刺痛她的心。
  “你应该不想在这大门口跟我谈生意吧?那就上来吧。”
  温玖涯说着,迈着大步朝内走去,萧璨郁立即跟上。
  一直默默跟在温玖涯身后的苏雅,看着萧璨郁居然头也不抬的便跟着总裁进了总裁专用电梯,正犹豫着是否要出声提醒的时候,温玖涯却率先开口。
  “苏秘书,刚才的事情,我不希望从那保安的口中多说出去半个字。”
  “是,我马上去办。”
  苏雅应了一声后,电梯门就此合上。
  亲眼看见自家总裁居然带着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子上了总裁专属电梯,八卦的员工们立刻朝着保安的位置围了上去,准备想窃听部分内目。
  但还没来得急开口打听,总裁秘书长苏雅便踩着一双高跟鞋走了过来,上扬的美眸一扫,其余员工自动散开。
  ……
  萧璨郁跟着温玖涯一路无言乘着电梯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明明两人都没开口,但萧璨郁却莫名的享受这种无言的沉默,至少在温玖涯没有开口说出那种很难听的话时,她脑中还能有无限的幻想。
  幻想着彼此之间的问候。
  五年没见,温玖涯变瘦了,之前脸上可爱的婴儿肥已经变得消失,五官比之前要立体了不少。
  是工作太累了吗?
  亦或者是他这段时间过得不好?
  脑袋里面的万种猜测跟关切的问候,也都只能堵在心底的最深处,连脸上的表情都不能透露出半分异样。
  但这样的问候,也仅仅只能停止在没开口的时候。
  入坐后,温玖涯伸手示意对面的萧璨郁入坐,打量着她脑袋上还透着红的包扎,眉头微微皱起。
  “你是想博取同情,所以才故意打扮成是这的吗?”
  顺着温玖涯的目光,萧璨郁伸手摸了摸脑袋,这才想起来得匆忙未拆掉的包扎,眼中的嘲讽却在她心头插下了一根针,隐隐作痛。
  “如今的我,即便是死,应该也博取不到温先生的半分同情吧。”萧璨郁上扬起唇角,眉间带着涩意。
  “有这样的自知之明就好。”温玖涯伸手的将一份东西扔到了萧璨郁的面前。
  “这是什么?”萧璨郁没打开,隐隐的猜到了些什么。
  “我身边的情妇都有签这样一份合同,不然事过之后你还要缠着我的话怎么办?”
  情妇……
  简单的一个词再次刺痛萧璨郁心脏最深处的那个位置。
  想着母亲为了弟弟上学的事情,在继父手下百般忍让的样子,萧璨郁强忍下了将这份文件撕掉的冲动,缓缓打开。
  一份从满足雇主一切要求,到离开后的事宜,再到离开的期限、保密事宜跟违反赔偿都规定得面面俱到的合同,让萧璨郁变了脸。
  还没看完便将合同一盖,直接扔在了桌上。
  “我记得我们只需要一次就好。”
  这份合同上规定的日期却是直到雇主厌倦前,不得擅自离开。
  “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被我捧在手心的萧璨郁吗?”温玖涯看着她,笑得异常冷酷:“机会只会存在一次,当时我给过你的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的,现在回来你以为你还值那个价吗?”
  一声反问,刺痛着萧璨郁的心脏跟神经,却让她无从反驳。
  “搬过来,一个月二百万,直到我烦了,你就可以离开。”
  心脏处传来的疼痛感几乎将萧璨郁完全淹没,甚至让她不能呼吸。
  她好像是高估自己了。
  这样的温玖涯,在他的身边停着这样的话,她似乎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
  萧璨郁猛的站了起来,准备直接转身离开,但却还没迈开脚步身后却传来一阵笑意。
  “萧璨郁,今天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你觉得你能离开吗?”低醇的声音带着几分冷笑的寒意,如同大提琴的轻鸣。
  “怎么?难不成我不想合作了,温先生还打算强行把我留下来不成?”萧璨郁努力的上扬起唇角。
  “怎么可能。”温玖涯脸上依然带着那很是残忍的笑意,把玩着一部黑色的手机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只是如果你今天没签下这份合同就离开的话,那估计倒霉的应该就是你的家人或者是朋友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萧璨郁瞪大了眼,不敢相信温玖涯居然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我记得当时你弟弟是上初中,算算日期今年正好是考大学的时候吧?”
  “啊,对了,还有你那个继父,如果他丢掉工作,你老妈的日子估计不会太好过呢。”
  “还有你那朋友是叫什么来着……”
  “够了!”萧璨郁打断了温玖涯的话,身体因为愤怒而气得发抖。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她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温玖涯居然会拿她最在乎的东西威胁她!
  他明明知道她只有这些了,他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样?你打算重新考虑了吗?”温玖涯勾起唇角笑得温和。
  “以温先生权势倾天的本事,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温玖涯玩味一笑,回答得却没任何余地:“没有。”
  是啊。
  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想着母亲的状况,跟弟弟还有好友的未来,萧璨郁一把抓过那份文件,看也不看的就在最后一页签下了的自己的大名。
  “这么急切?不仔细看看吗?”他笑问。
  “就算里面有我不想同意的东西,你会修改吗?”萧璨郁反问,笑得嘲讽。
  “当然不可能。”温玖涯打量着她,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希望你可以一直发扬下去。”
  萧璨郁没接话,而是别过脑袋,不去看他。
  害怕再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却面色不改的说着那些让她伤心的话。
  “果然钱真的是一种好东西,一手掌握着关系的生杀权,根本不用担心会因为没钱而被对方抛弃,你说是吧?”温玖涯拿着那份合同,露出灿烂的笑容,眼底却泛着阴冷。
  萧璨郁咬着唇,依然没接声,就跟一个会呼吸的装饰品般。
  看见她的状况,温玖涯神色一冷:“怎么?卖身合同都签了,就是拿着这张臭脸给雇主看的吗?”
  “你还想怎么样……”她咬牙问道。
  “看来你真不知道该怎么讨好你的雇主,正好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好好学学。”
  温玖涯说着拨通了桌子上的座机,说了一句后,很快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人便走了进来,萧璨郁认识这个女人,是刚刚在楼下站在温玖涯身旁的女人。
  “总裁,您有什么吩咐?”苏雅恭敬问道。
  “把她带回去吧。”温玖涯指了指萧璨郁的方向。
  “这……是要带回您的别墅还是……”因为温玖涯对萧璨郁的态度很不一般,这让苏雅有些猜不出自家BOSS的心思。
  温玖涯冷嘲出声:“签了卖身契约的情妇,还能住什么地方。”
  一直坐在温玖涯对面的萧璨郁,在苏雅目光扫过来的瞬间,心中顿时生起了一种很是难堪的感觉。
  拳头紧握,萧璨郁心中一片涩意。
  没有任何遮拦的公开她情妇的身份,这便是温玖涯报复她的方式吗。
  “是……海航花园的那个别墅吗?”苏雅第一次这么不确定。
  她明明就能看出来,温玖涯对这个女人是真的非常不一般,怎么可能把萧璨郁丢到那个恐怖的地方。
  “不然呢?”
  温玖涯冰冷的眼神让苏雅连忙低下了头,柔声应道:“是,我明白了。”
  看着苏雅的神色,萧璨郁心中隐隐约约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但却什么都没问,跟在苏雅的身后走出办公室,离开温氏财团,乘上苏雅的车。
  一路上苏雅都在观察这副驾驶位上的萧璨郁。
  包扎了纱布的脑袋轻轻靠在窗户上,面无表情,但全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悲伤之意,与那些女子的骄傲、得意、喜悦截然不同。
  “你……跟温总到底是什么关系?”车开半路,苏雅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他不是已经说了吗?”萧璨郁眯了眯眼,掩去眼中的痛意,轻启唇角笑得苍白。
  如今的身份,只会让她觉得过去的关系悲凉得可怕。
  见萧璨郁不愿意多加提起,苏雅便也就没再多加追问什么,女人的自觉告诉她,如果她再多问一句,眼前的女人可能直接崩溃而泣。
  车到别墅前停下时,苏雅还是忍不住的提醒道:“萧小姐,一会进去……您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萧璨郁没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车门打开她看见的是一个熟悉的地方,五年前的时候,这里曾是温老爷子的住处。
  只是不知道那个老人在看见她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想到此处,萧璨郁只能无奈一笑,她如今已是自身难保,还怎么考虑其他人?
  亦或者到最后不用等到温玖涯厌倦她,温爷爷便会想办法让她离开。
  佣人将车门打开,萧璨郁跟着苏雅迈步走了进别墅。
  “苏秘书,你又送人过……”
  熟悉的声音响起,话还没说完,王管家在看清苏雅身后的人时,喉咙就跟被人掐住般,所有的声音都卡在了喉咙里,满脸震惊的看着萧璨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