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放不下的昔日温柔

更新时间:2015-11-27 18:07:45 作者:欢小简 字数:2262

看着怀里面色苍白的人,他的手臂都在发抖。
  “郁儿!”
  “萧璨郁!”
  “老子还没折磨你,你给我起来!”
  他咆哮着,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声音中恐惧多过了威胁。
  温玖涯在看见萧璨郁晕倒时整个人恐慌到不知所措的样子,都被王管家看在了眼里,无奈的轻叹一口气后,这才出声提醒道。
  “少爷,家庭医生已经下班离开了,还是先将萧小姐送到医院吧。”
  语声落下,温玖涯直接将萧璨郁抱起后冲出别墅。
  “唉,还真是躲不掉的孽缘啊。”王管家悠悠的叹了口气,摸出怀里揣了几十年的怀表喃喃道:“老爷,你当初那样做,对小少爷真的是好的吗?”
  这些年,对于温玖涯的生活状态,王管家自是了解不过。
  以为小少爷已经够坚强的站了起来,但在商场上叱刹风云的温玖涯,在面对萧璨郁的时候,却也还只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少年郎啊。
  温玖涯开着奥迪跑车,疯狂一路。
  闯红灯、逆行、超车,到医院时只差没引起交通事故,其他什么规则都违反了。
  抱着萧璨郁冲进医院后直接将她放在病床上,随手就将正在值班的医生抓了过来,扔进病房内。
  “如果她有什么事的话,你们医院就等着关门吧!”
  被温玖涯的气势跟语气吓了一跳的医生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替萧璨郁检查,半响后只差想骂人了,但看着那张盛气凌人的脸,只能颤着声的应道。
  “她……只是发烧而已,没什么大问题。”
  闻言的温玖涯却是皱起了眉头:“她身体向来很好,怎么可能发烧到直接晕过去?”
  看着那红肿的眼睛,医生只能大着胆子的猜测道:“应该是身体体能下降,加上……悲伤过度,所以才晕倒的。”
  “萧璨郁,离开我你不是为了过得更好吗?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温玖涯轻声喃呢着,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人,神色复杂。
  “那我可以开始输液了吗?”许久的沉默后,医生忍不住的出声打断温玖涯的沉思。
  不是他胆小,而是眼前的人根本从内至外,都散发着一种很不好惹的气息,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难道要我亲自上吗?”
  “啊?啊,我知道了,我立刻准备。”医生半响后才明白过来,应了一声后立刻跑开了。
  在输液的时候萧璨郁很不安分,似乎是梦见了什么,不断的在挣扎着,看着半天扎不进的针管,医生跟护士想要控制住萧璨郁的手臂,但越是靠近,她的清情绪就越是激动。
  “不要过来……”
  “求求你……”
  “温玖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断断续续的声音让温玖涯皱着眉,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猜不出情绪。
  只是在看见护士准备采取粗暴手段时,温玖涯这才皱着眉的将护士给拉开了:“你是想弄疼她吗?”
  “我……”柔弱小护士被温玖涯吓得措手不及,看着那张暴露的俊脸,一时居然忘了反应。
  温玖涯伸手一把将萧璨郁挥动的手臂抓在了手间,另一只手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声音温柔到如同化不开的缠绵。
  “郁儿乖,小玖儿在这的,别怕好吗?”
  轻柔的男声,却神奇的让萧璨郁停止了挣扎,乖乖的躺在那里,只是握着温玖涯的手很紧,紧到如同是害怕失去般。
  难以想象刚才进门如此暴怒的男人,嘴巴里居然能发出这么温柔的声音,这让举着针管的医生都不禁为之一愣的看着温玖涯,直到后者一记刀眼杀过来的时候,这才让他猛的缓过了过神,开始小心翼翼的将针管扎进萧璨郁的血管处。
  果然还是可怕的冷面阎王,温柔什么的都是他的幻觉。
  ……
  萧璨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了,她依然还躺在温玖涯的别墅中,手臂上的针管不知道正往她的身体里灌输着什么液体。
  脑袋晕晕沉沉的坐起身,昨夜的记忆从脑海深处席卷而来,恍若梦魔,让萧璨郁原本就苍白的脸瞬间退去了所有血色。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与温玖涯的重新相遇开始,都只是一个梦,一个永远不会发生的噩梦。
  这样的话,她还能抱着脑袋里那些甜蜜的曾经,继续在这世间苟延残喘。
  但如今梦境已碎,让她如何度过这不知何去何从的人生。
  “璨郁,你去什么地方了?怎么好几天都没回家了?”电话响起,萧璨郁刚接过就听到了母亲着急的声音。
  “妈……”萧璨郁开口的瞬间,就觉得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可怕。
  一听她的声音,电话另一端的母亲更是着急:“璨郁,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妈,我没事,在其他地方找了一份不错的新工作,工资也很高,只是刚过来有些水土不服,所以感冒了而已,你别担心了。”
  在萧璨郁的一在保证下,她的母亲这才没在多说什么,挂掉电话前,萧璨郁让母亲准备离婚的事情,但电话另一端的林慧只是姗姗的应了几声后,便挂掉了电话。
  萧璨郁知道,母亲还是担心弟弟后面能不能上学的事情。
  家庭的责任,让萧璨郁握着手机的手更紧了一分。
  温玖涯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而她除了继续忍受,已没了任何其他的退路。
  接下来的几天都没看到温玖涯的出现,这个时候萧璨郁才知道,原来他自己并不住在这里,只是偶尔才过来。
  王管家虽然说得含蓄,但萧璨郁还是听出来了。
  这个地方如今已经成了温玖涯专门圈养情妇的地方,估计只有在有生理需要的时候,才会过来。
  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至少不用在亲眼看温玖涯在她的眼前上演那些刺激桥段,她已是感激。
  三天的时间除了要应对明天必须的输液,跟林美还有李佳时不时的在她面前讨论温玖涯在床上的时候有多威猛之外,其他的都还好。
  至于古灵儿她再也没看到那个女人在别墅出现过,也没去过问什么,因为已没了过问的权利。
  也托了温玖涯的福,在别墅的这段无聊时光,她又可以重拾画笔,开始自己最喜爱的服装设计,日子到也过得轻松,而这样的轻松的日子,在第四天的时候全然被打破。
  “少爷回来了,好帅啊!”
  “瞧你花痴那样,难不成也想爬上少爷的床不成?”
  “难道你不想?少爷的样貌根本就是妖孽,别说是爬床了,只要他能看我一眼,让我去死我也乐意啊。”
  “美得你……”
  两女佣嬉笑着的打闹声从房间外飘过,让萧璨郁手中的画笔掉落在了地上。
  温玖涯,终究还是回来了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