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的泪让我恶心

更新时间:2015-11-27 18:09:33 作者:欢小简 字数:3042

如今的她如此狼狈,怎敢再见故人。
  “乖,没事了。”
  顾墨温柔的声音想要安抚萧璨郁的神经,但却也是这份丝毫没有改变的温柔,让萧璨郁再也压抑不住的哭出了声。
  “墨哥哥,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几天来的委屈满盈出眶,根本压抑不住。
  顾墨在她身侧蹲了下来,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安静的将胸膛借予她。
  任由着萧璨郁的眼泪在他的白衬衣上晕开一份份湿润,却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顾墨来源于灵魂深处的温柔就如同他身上的青草气息般,淡淡的,却是安抚神经的良药,让萧璨郁渐渐的停止了哭泣的眼。
  她抬起头的时候顾墨的白衬衣胸膛位置已经全湿了,好好的衣服就这样毁在她的手里,这让萧璨郁更是羞愧,根本不敢抬头看顾墨的脸。
  “对不起……”萧璨郁道歉,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
  “傻瓜,这么多年你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瘦了这么多。”
  顾墨爱惜的摸了摸萧璨郁的头发喃喃的问着,即便是不抬头,萧璨郁也可以猜测出他满目的关切。
  她跟顾墨是在学校的后操场认识的,因为一些意外的关系,彼此越走越近,如同一个大哥哥般,温柔而细心。
  每每她跟温玖涯吵架了,都是顾墨在安慰她。
  顾墨甚至见识过她被学校那些拥护温玖涯的女生欺负得满身污垢的样子,但在萧璨郁看来,都不如这一次身份的狼狈。
  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如果郁儿遇上什么困难的话,可以跟墨哥哥说,墨哥哥会帮你,你不用受那样的委屈。”
  顾墨犹豫了一阵后,终于还是开了口,声音柔柔的,他比谁都知道这个女孩心里的骄傲跟埋藏着是自卑,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伤到她。
  萧璨郁身体一僵,终于抬起了头,直视着眼前满脸关切的男人。
  如果只是因为母亲的话,她完全会毫不犹豫的答应顾墨的话,大不了后面打工再还他就好,但是温玖涯的身影窜入脑海,她却是那么的舍不得。
  五年的时光,她曾天真的以为她已经放下了温玖涯,但这次再见,即便他身上已没了当初的半分影子,但若说到离开,她却发现自己居然是这么的舍不得。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告诉墨哥哥的。”萧璨郁努力的上扬起唇角。
  她的话,让顾墨的手明显顿了一下,这才轻轻的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在我面前如果不想笑的话,可以不笑的。”
  萧璨郁的笑容退去。
  “我知道郁儿想干什么,但如果太辛苦了的话随时告诉我。”顾墨轻轻的将萧璨郁拥进怀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顾墨对于她的了解,可以说是超过了温玖涯对她的了解。
  自然不会去强求什么。
  萧璨郁静静的窝在顾墨的怀里,没有吱声。
  ……
  彼此同时包厢内。
  从萧璨郁走出去后,温玖涯的整张脸的拉拢了下来,举起酒杯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玖涯,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唐景霖开口问道。
  “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你们谁没养几个?”温玖涯漫不经心的翻了一个白眼。
  “是这样没错,但那个人为什么偏偏是萧璨郁?”宋淮皱着眉。
  “你该不会是想报复吧?”唐景霖一下便揭穿了温玖涯的意图。
  他沉默着,将红酒斟入高脚杯中,摇晃了几下后一饮而尽,眼眶隐隐发红。
  “我看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吧,别玩着玩着,再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唐景霖出声提醒。
  萧璨郁突然离开后,温玖涯几乎是进入了一种疯癫状态。
  那段时间的的画面对于他们而言可是记忆犹新。
  “你少咒我,我温玖涯怎么可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跌倒两次。”温玖涯下意识的扬高的声调,似乎也是在提醒着自己。
  “那你干嘛还把小郁留在身边?”宋淮皱眉问道。
  “想看看当初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地方值得让我那么疯狂。”
  一句回答,让宋淮跟唐景霖相视一眼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在家你怎么样我们不管,但是至少在我们面前悠着点,小郁还是我们的朋友。”
  “我还你们兄弟呢,怎么?打算为了一个女人不要兄弟了。”温玖涯挑眉。
  “怎么可能。”
  包厢外。
  萧璨郁跟顾墨并肩而站,包厢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入耳,让他们都下意识的止住了脚步。
  顾墨回过头看着她,略带忧郁的目光中满是担心。
  “墨哥哥,你先进去吧。”萧璨郁勉强的扬起唇角,不希望顾墨担心。
  “恩。”
  顾墨点了点头后,伸手打开包厢门。
  在包厢门拉开的瞬间,萧璨郁连忙将身子侧隐于墙角,生怕被看见。
  顾墨进入包厢后,长长的走廊中又只剩下她一人,听着包厢内再次响起的打笑声,突然觉得无比落寞。
  萧璨郁故意在天台转了一圈,回去的时候菜肴已上,又恢复了那副热闹样。
  跟五年前相比,唯一不同处就是当初满嘴的未来策划变成了萧璨郁听不懂的股票金融。
  默默的在温玖涯的身边坐下后,尽最大的努力将自己化为透明人。
  但事情往往事与愿违,几句话离不开女人宋淮莫名将话题引到了自己养的小情人身上,各种得意的炫耀。
  而萧璨郁听着那些话,手指一僵,刀叉落在了地毯上。
  虽没声音却已快速的将其他人的眼光给吸引了过来。
  “抱歉。”
  萧璨郁还未低头将叉子捡起,服务员就快速的冲了过来,捡起后将新的叉子递给了她。
  “谢谢。”
  萧璨郁笑着接过,抬头却看清了服务员眼中的不屑。
  她沉默着低下头,盘中餐食之无味。
  食过,放下餐具,时间过了很久,顾墨跟唐景霖中途都接到电话离开了,只剩下温玖涯跟宋淮在包厢内拼酒。
  想着温玖涯的胃并好,萧璨郁忍不住的出声提醒道:“你们少喝些吧。”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情妇来管了?”
  温玖涯的一句话,让萧璨郁拉着他手臂的手指僵了一下,继续拉着也不是,收回也不是,一时只能僵硬在那里。
  “不过如果你要帮我喝的话,我倒不介意,如何?”温玖涯直接将自己的红酒杯端到了萧璨郁的面前。
  她有严重的胃溃疡,一点点酒精就可能让她胃出血。
  曾经的温玖涯勒令过她一滴也不能碰,如今却……
  萧璨郁笑了,笑得苦涩。
  伸手刚准备接过温玖涯手中的高脚杯,却被另一只大手快速接过。
  “玖涯,反正小郁胃不好,要喝的话就我替她喝了吧。”宋淮笑道。
  萧璨郁抬头看着宋淮,眼带感激。
  二人目光是相会让温玖涯不满的皱起了眉。
  “怎么?我还没准备不要你,你就已经开始在找下一家金主了吗?”他冷嘲出声。
  “噗——”宋淮嘴里的红酒直接喷了出来,猛烈的咳嗽着,显然被温玖涯的话吓得不清。
  而那淡淡的一席话,却让萧璨郁的脸瞬间就白了,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温玖涯,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在你眼里难道我真的就如此不堪吗?”
  之前的种种过往,或甜蜜或苦涩的回忆充斥在萧璨郁的脑海,让她红了眼眶,整张脸血色全无。
  温玖涯抬手死死的捏住她的下巴,灰褐色的眸中一片阴沉。
  “难道你不是这样的女人吗?当初为了钱抛弃爱情跟誓言,如今为了钱卖身于我,这样的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清高。”
  一字一句让萧璨郁满是伤害的心房彻底崩塌。
  她至少该庆幸,温娜儿并没有把她流产跟不能再怀孕的事情告诉温玖涯,不然她真的无法想象……
  她越是想安抚自己,眼眶越热,泪终于压制不住溢眶而出,从脸颊滑落。
  温玖涯伸出拇指,动作温柔的抹去她脸颊上的泪,用最温柔的声音说出最伤人的话。
  “萧璨郁,你知道你现在的眼泪让我多恶心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伸手就将温玖涯的手给拍开了。
  抬头迎上温玖涯冰冷的眼,萧璨郁这才猛然醒悟,如今的她哪里还有资格在他的面前任性妄为呢。
  “对不起。”
  “与其道歉不如做一些你如今的身份要干的职责,萧小姐觉得呢?”温玖涯语气玩味。
  萧璨郁还来不及说什么,温玖涯欺身便吻住了她的唇。
  狠绝了的吻如同是要将她吞噬般,萧璨郁跑不掉,逃不开。
  而在这时温玖涯的手已经开始忍不住的在她的身体上探究了起来,隔着衣服萧璨郁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在另一个人身体某处的变化。
  宋淮讶异的眼神让她恍然醒悟,猜测到温玖涯想干什么,她一把将身上的男人推开。
  温玖涯居然想当着宋淮的面在这餐厅包厢里……
  强烈的羞辱感让萧璨郁红了脸也红了眼,扬手一耳光就打在了温玖涯的脸上。
  “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