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如此孽缘

更新时间:2015-11-27 18:10:03 作者:欢小简 字数:3305

清脆的巴掌声让世界都静了。
  手掌落在温玖涯脸上的瞬间,萧璨郁眼眶中的,泪滑落而下。
  “如果你今天的行为是想羞辱我,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萧璨郁咬牙说了一句后,转身快步离开。
  跑出酒店的瞬间,泪迎风而舞。
  在这个昔日熟悉的城市,站在熟悉的街头,萧璨郁居然不知自己还可以往什么地方走。
  如同她的未来,身边虽是昔日最熟悉的人,但萧璨郁却看不到她还有任何未来可言。
  手被一双大手拉住,力道大到几乎要将她的腕骨捏碎,还来不及挣扎萧璨郁就被猛的带转过身。
  抬头迎上的是温玖涯那双愤怒的眼。
  “萧璨郁,你想死吗!”
  萧璨郁这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走到了马路中央。
  刚才差点被车撞到,是温玖涯救了她。
  “说,你是不是想死?在我身边难道就这么让你痛不欲生吗?!”温玖涯用力的抓着她的手臂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萧璨郁沉默的看着眼前暴怒的男人。
  没人知道她多想活下去。
  也更没有人知道,她多不舍得离开他。
  即便是以如今的身份,过着如今的生活,她却还是舍不得他。
  “我警告你萧璨郁,这次只有我还有放手的权利,在我放手前,不管你以什么方式离开,我都会让你在乎的人跟事,痛不欲生。”温玖涯阴冷的说着,声音中带着一步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在你身边,到底有什么意义?”萧璨郁茫然的问道。
  “我来告诉你有什么意义。”
  温玖涯说着,突然一把将她打横着抱了起来,大步就走到了那辆法拉利前。
  还来不及挣扎萧璨郁就被扔进了后座。
  “滚下去。”温玖涯神情冰冷的对着司机命令道。
  “啊?哦,是是是。”司机半响后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开门下车。
  萧璨郁反应过来的时候正好听见车门锁上的声音,想要拉开车门逃跑的时候,才发现车门已经被锁死了。
  狭小的空间内,鼻腔间尽是温玖涯身上的薄荷香,而那个有着薄荷香的男子,却赤着眼步步逼近,恍如恶魔。
  “放我下去……”萧璨郁开口,声音都是颤着的。
  “你既然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我吗?”
  温玖涯不屑冷笑出着,身体却已经将萧璨郁压在了身下。
  刚好是在角落的位置,力道控制得刚好,萧璨郁根本就不能反抗,更无法逃脱。
  “放……”
  话未出音,剩下的声音全被温玖涯的唇跟舌头堵在了喉咙里,如强盗般的夺取着她的一切。
  身上的衣服化为碎片,耳边是他深入后的第一句话:“萧璨郁,这辈子你注定了要跟我不死不休。”
  后来发生了什么萧璨郁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身疼,心更疼。
  在她失去意识前迷迷糊糊的好像吼了一句:“温玖涯,我狠你。”
  ……
  醒来时她已经回到了别墅,窗外一片漆黑而且安静,显然是已止夜深。
  坐起的瞬间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身上一片片的青紫的吻痕跟结了疤的咬痕,提醒着萧璨郁在车上发生的一切。
  眼泪悄然落下,心比身更疼。
  强撑着下身的不适,洗了个澡后匆匆套三个衣服就跑了出来,不敢从镜子里面去看身上那些斑驳的痕迹。
  曾经这些印记会让她觉得幸福,而如今的身份,却带着同样的东西,她只会觉得侮辱。
  为了不破坏曾经的回忆,萧璨郁只能不去看,才是最好的选择。
  白天根本没吃多少东西的萧璨郁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决定下楼找吃的。
  才刚到楼梯口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客厅的灯还是亮着的,温玖涯做在沙发上一个劲的喝着洋酒,已经进入醉生梦死的状态。
  另一个女孩的身影就在旁边忙活着,想将他手里的酒杯抢下,不过效果并不明显。
  “娜儿?”她试探性的叫出这个名字。
  小身影顿了一下回过头看着她,满脸错愕:“你居然真的……璨郁,你怎么在这里?”
  看着温娜儿惊讶的脸萧璨郁忍不住上扬起唇角。
  温娜儿是温玖涯的亲妹妹,也是她上大学时的好友,可以说是除了温玖涯跟顾墨之外,对她最好的人。
  “只能说命运坎坷吧。”萧璨郁用一句话概括了自己的现状,笑得无奈。
  温娜儿看着她愣了好半天后才缓过神,朝着她招呼道:“叙旧先放一边,跟我一起把这大家伙弄进房间先。”
  “哥,你就别再喝了,再喝的话萧姐姐就真的不回来了!”温娜儿朝着自己的哥哥骂道。
  一句话让眼睛都睁不开的温玖涯为之一愣,而温娜儿也抓紧趁着这个机会,一把将他手中的酒杯抢了过来。
  “你不知道吧?你离开后,我就只有在提起你的时候才能管住他。”温娜儿看着发愣的萧璨郁无奈的解释道。
  “怎么可能……”
  “那是你自己不知道,如果不是发生了当初的事情……”
  “娜儿!”
  温娜儿正欲提起什么,就被萧璨郁猛的出声打断,示意了一下她还有温玖涯在场。
  “他已经醉死了,听不见的。”
  温娜儿指了指桌子上放着的五个空洋酒瓶,满脸无奈,却没再提及。
  看着温娜儿那张欲言又止的脸,萧璨郁无奈的开口道:“先把他扶回房间,剩下的事情我慢慢说给你听。”
  “你说的!成交!”
  因为太晚的关系,家里的佣人早已休息,萧璨郁跟温娜儿合力将温玖涯搀扶回了房间,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后,二人才在萧璨郁的房间相聚。
  “来,快告诉我,你怎么会突然回来了。”温娜儿一坐下就着急的问道。
  萧璨郁简单的将跟温玖涯的重新相遇的整个过程脱口而出,听完后温娜儿就愣了。
  半天才憋出两个字:“孽缘!”
  “我也这么觉得。”她无奈的笑道。
  “不过你就真的甘心以这个身份呆在哥哥的身边吗?看着他身边的其他女人不会伤心吗?”温娜儿歪着脑袋。
  “心疼得还不如死掉比较舒服。”萧璨郁望着桌子上的花瓶,笑得苍白:“而且即便不甘心又如何?有些事情已经是无法改变了的,还不如让他找一个合适的人,能为他生一个孩子。”
  “你……没告诉哥哥当年的事情吗?”温娜儿顿了顿问道。
  “告诉他我怀了孩子,然后不小心流产了,并且从今以后再也无法怀孕吗?”萧璨郁反问,上扬的唇角笑得很是无奈。
  这样的话……
  她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而且即便是说了,又能改变什么呢?
  告诉温玖涯,当年的事情她其实是为了他好,所以才答应了温老爷子的要求,离开了他。
  告诉他,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深爱着你。
  让他对她愧疚,再接受这个不能生孩子的她。
  这样自私到极致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但你不说的话,你跟他就永远不可能了。”
  “难道说了就有可能吗?”她轻笑着反问。
  温娜儿默了,低着脑袋一副很是懊恼的样子。
  “好了,我没事的。”萧璨郁一把抓起了她的手,上扬着唇角的安抚了一句后,这才俏皮的对温娜儿眨了眨眼睛:“说一些其他的吧,不然情绪真的要当到谷底了。”
  “可是……”
  温娜儿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但是看着萧璨郁坚持的表情只能作罢。
  “听说你今天见到墨他们了?”她转移话题问道。
  “恩。”萧璨郁点了点头,继续道:“宋淮还是那么闹腾,景霖帅了不少更像一个绅士了,至于……墨哥哥的话,还是跟以前一样温柔。”
  温娜儿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那一丝东西闪得太快,以至于萧璨郁根本来不及去了解那是什么情绪。
  “我跟墨……订婚了。”她顿了顿后犹豫的开口道。
  “真的?!”萧璨郁面露喜意,调侃道:“恭喜你终于美梦成真了。”
  温娜儿从小就很喜欢顾墨,在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是顾墨身后的小尾巴,整天转转悠悠不停,如今可算是终于得偿所愿了。
  “但他好像心里有更喜欢的人。”
  温娜儿半低着眼帘,很是失落。
  萧璨郁很少看到开朗的温娜儿露出很悲伤的情绪,皱眉安慰道:“如果不喜欢你的话,墨哥哥怎么可能答应跟你订婚呢?是不是你想多了?”
  “因为他喜欢的是一个永远不可能的人。”温娜儿笑得很是苍白,突然一把反抓住萧璨郁的手,如同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璨郁,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既然是不可能的人,那你还担心什么呢?”
  萧璨郁抱住了温娜儿,出声安慰着。
  她能体会她的感觉,也知道这样的话并不能真的安慰到灵魂的深处,但也只有这句话可以说。
  因为温娜儿就跟如今的她一样,都是自找的。
  明知痛苦,却还是挣扎着舍不得放手。
  而她能做的,就只是给温娜儿一个拥抱,然后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给予力所能及的安慰。
  “璨郁,那个人最近又出现在墨身边了,我好害怕,怕她把他抢走,我该怎么办?”温娜儿趴在萧璨郁的肩膀上,声音漂浮不定。
  “……”萧璨郁张了张嘴,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看我又为难你了吧,明明知道你对这种事最不擅长了,如果在大学的时候没有我收拾那些女人的话,估计你得被欺负死。”
  温娜儿的话让大学时期甜蜜的回忆在脑海浮现。
  妖孽的样貌跟庞大的家世外加那桀骜不驯的性格,让温玖涯在大学时期就非常受欢迎,身为女朋友的萧璨郁自是没少吃苦头。
  回想那段被全校妹子欺负跟孤立的时光,现在想起来居然出乎意料的怀念。
  “如果……我想收拾那个女人,璨郁会支持我吗?”温娜儿突然抬头看向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