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离开他吧

更新时间:2015-12-02 14:43:29 作者:欢小简 字数:3999

“你以为来的人是谁?”来人开口,一声嗤笑就打算蹲在萧璨郁的身侧。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闪避,连移了好几步。
  “为什么……”她开口,尽量的压制住声音中的哽咽。
  萧璨郁做梦也没想到,上来找她的人不是顾墨,亦不是温娜儿,更不是温玖涯,而是害她丢尽了脸的林酒消!
  这个跟昔日的温玖涯一般,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
  “我当然是上来问问你,有没有改变主意。”
  林酒消说着,将肩上的酒红色西装脱下,想要撘在萧璨郁的肩上,却被她先一步避开。
  “做戏就不必了,林先生这样的人应该从不缺女人。”萧璨郁避开了林酒消的眼神,没有任何余地的拒绝。
  “怎么?他在公共场合下都能那样对你,难不成你还要为他守身如玉不成?”
  “总比跟您这样的少爷虚度人生要来得好。”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林酒笑了,他单手支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难道你跟温玖涯是真爱不成?”
  一句话,刺痛了萧璨郁的心,比那些流言跟眼神更痛。
  她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擦掉脸上的泪痕,径直快步离开,不愿与这个男人继续纠缠下去。
  但事与愿违,她才起身,手却被林酒消一把拉住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被后者一把拉过身。
  吻欺身而下。
  什么情况?!
  唇上贴着的柔软,跟眼前放大的俊脸让萧璨郁瞪大了眼,脑袋在短时间内突然进入一种空白状态。
  甚至忘记了思考,更忘记了要反抗这回事。
  她还没来得及缓过神,唇边那轻如羽的吻已离开。
  林酒消那抹红唇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意时,萧璨郁才恍然醒悟。
  “啪——”
  她扬起手,一巴掌毫不犹豫的打在了林酒消的脸颊上,用力大到振得她手掌发麻。
  而林酒消除了脸颊上未消的红印又肿了一分之外,唇角也甚出一丝血迹。
  “你是第一个赏我耳光的女人,而且,还是十分钟内二个。”
  他伸出拇指将唇角的血迹抹出,双眸中泛着冷意,如花的笑容中透露着危险的信息。
  如果是温玖涯露出这样的眼神,萧璨郁会惧。
  但若是其他人……
  “你自找的。”
  她开口,冷冷的回应了四个字,便径直转身离开。
  天台上,林酒消就这样看着萧璨郁的身影消失,俊美的脸上怒极反笑:“温玖涯看中的女人,果然比想象中的要有意思。”
  ……
  萧璨郁从天台下来后,特意到洗手间洗了一下,脸上的残妆,重新为自己化上一个淡妆,退下身上那件沾了红酒渍的外套。
  确定镜子中的女人不再那般狼狈后,萧璨郁这才重返了宴会场。
  人似乎是已经来齐了,整个宴会厅内充斥着各种身世不凡的富二代、官二代之类的人。
  刚才的事情虽大,但在这种地方,上一秒发生的事情,转眼间便被冲淡。
  加上萧璨郁退去外套后,差不多是重新换了一个造型,所以入场倒也没谁注意到她。
  温玖涯身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聚了一群姿色不错的千金跟女明星,说说笑笑似乎她的存在或者是伤心,根本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她虽表明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萧璨郁的心脏还是一如既往的隐隐作痛。
  别过脸不去看那边的风景。
  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企图让全世界在这刻都将自己遗忘掉。
  “小郁。”
  熟悉的女声在耳后响起,带着担忧。
  萧璨郁回过头便看到了朝着她走过来的温娜儿。
  “刚才的事情我才听说……你没事吧?”温娜儿在她的身边坐下,
  精致的脸上满是担忧。
  “习惯就好。”
  萧璨郁轻笑着的微微摇头,四个字中却充斥着太多的无可奈何。
  “哥哥这么可以这样,这次真的做得太过了,完全就没考虑你的感受吗!”温娜儿嘟着嘴,满脸气愤。
  “站在他的角度上,其实他没做错什么,也没说错什么,不是吗?”
  萧璨郁轻轻的问着,笑得无力。
  在温玖涯看来,她不过只是一个曾经将他抛弃过的女子,如今的情妇,哪里还需半点情分可言。
  这便是她到天台上想通的事情。
  只是虽然是这样的安慰着,但无疑看见那些刺眼的场景,听着那些刺耳的话,心脏还是会很疼。
  “可是你当初根本就是……”
  “已经过去了。”
  在温娜儿准备为她辩解什么的时候,萧璨郁直接出言打断。
  一句话,让温娜儿无可奈何。
  “那……哥哥这样你不会恨他吗?”温娜儿有些迟疑的问道。
  “恨他?”萧璨郁皱了皱眉,反问:“为什么?”
  “当然是……”
  萧璨郁知道温娜儿的意思,苦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他只是不再爱我了,又有什么错呢?”
  闻言的瞬间,温娜儿沉默了,低着脑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身为宴会的女主人,温娜儿自然是这宴会大厅中闪光点的存在,没过多久,就有几个千金小姐结伴找了上来。
  看见来人的瞬间,萧璨郁慌忙的低下了头,用头发遮挡住自己的面容。
  祈祷自己千万别被注意到。
  这几位千金当初跟萧璨郁同校,更是温玖涯的仰慕者,所以打的交道自然不少。
  当然……
  这样的交道都没什么友善的,当初温玖涯有多宠她,如今被揭穿身份便有多丢人跟尴尬。
  她唯一庆幸的就是刚才发生那种意外的时候,这几位千金不在场。
  不然……
  想到此处,萧璨郁猛的摇了摇头,将脑袋里的场景甩了出去,那种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娜儿,你今天好漂亮啊,这衣服是温氏财团旗下的限量款礼服吧。”
  “而且顾墨学长还是那么帅,又温柔又体贴,娜儿姐姐真的是太幸福了。”
  “还有温玖涯这样的哥哥,娜儿我好羡慕你,你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吧!”
  “……”
  耳边充斥着各种夸赞温娜儿的声音,她只能尽量的将自己缩小成透明人。
  对于这些羡慕的称赞声,温娜儿极为熟练的处理着,举手投足间散发着高傲的优雅。
  看着那几人居然打算在这里坐下来,萧璨郁急忙拉了拉温娜儿的衣服,示意她将人带离开。
  “这位小姐小姐看起来有些面生啊,是刚从国外的吗?不知道是哪家千金?”
  她的一个小动作,让人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萧璨郁急忙将脑袋埋得更低了,不敢开口。
  她的动作让温娜儿明白了什么,勾起唇角轻轻一笑的将三个准备围上去看萧璨郁的女人视线打断。
  “好了,她很害羞的,你们就别逗她了,那边有准备不错的香槟跟红酒,一起去品品看吧。”
  温娜儿开口,几个梦想着通过她结交上温玖涯的女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便都跟了上去。
  看着几人结伴离开,萧璨郁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郁儿,你没事吧?”
  顾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身侧坐了下来,萧璨郁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确认并没人注意到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对于顾墨满脸的担心,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离开他吧。”
  耳边突然响起顾墨的声音。
  萧璨郁猛的的抬起头,便看见后者眼中满盈的严肃跟认真。
  “墨哥哥,你说什么呢?”
  “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他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温玖涯了。”
  顾墨的一句话,让萧璨郁的拳头握紧了一分。
  今日的温玖涯,跟昔日的少年有多不一样,她何尝不是最清楚的那个人,但是……
  她离不开。
  即便是这样,也无法离开。
  “墨哥哥,好了,今天可是你跟娜儿的订婚纪念日,你不去陪她的话,她可是要吃醋的。”
  她俏皮的眨着眼,直接转移了话题。
  能做的,只是逃避。
  “郁儿,其实我……”
  “好啦,快去吧,不用管我的。”
  萧璨郁下意识的不敢去听顾墨接下来的话,打断他的话后,直接将他推了出去。
  顾墨张了张嘴,万般言语,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无奈的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去。
  独自坐在角落的萧璨郁,环视着宴会厅内的灯红酒绿,感觉到的却是满满的落寞。
  不管是温玖涯还是温娜儿,亦或者是顾墨。
  他们都是那么的优异,每一个单独站出去都是人中龙凤,奢侈品中的奢侈品。
  而她,虽然在包装后衣着华丽,但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萧璨郁拿出手机,想要发短信跟温玖涯说自己先离开,手机才掏出来,就看到一条短信发了过来,短信内容只有短短二字。
  过来。
  陌生的号码,但萧璨郁却已然知道了是谁。
  抬眼果然便看到了温玖涯朝自己招手.
  看着他身边包围着那些莺莺燕燕,萧璨郁的拳头握紧了一分,不知温玖涯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个时候他应该不缺女人才是。
  但这样的反抗她不敢做,只能低着脑袋的来到了温玖涯的身边。
  她一过去,温玖涯就将怀里的那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扔开后,一把将她拉入怀中。
  在周围女人羡慕的目光下,萧璨郁清楚的感觉到温玖涯的身上还沾染着其他女人的体温跟香水味,让她非常不适应,下意识的想要挣扎。
  温玖涯俯身,脸带笑意的将唇靠在她耳畔,看似温柔缠绵,实则轻声威胁。
  “你最好老实的呆在我身边,别试图再去挑战我的底线。”
  刻意压低的音量将声音中的磁性刻画得明显,却让萧璨郁老实的呆在了温玖涯的臂弯中,一动也不敢动。
  “温先生,这位是谁家的千金啊?”
  一个女子开口问着,虽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口吻,但一双美眸却跟萃了毒液般,满含妒意。
  “我养的女人。”
  温玖涯回答得毫不避讳,周围的目光让萧璨郁只觉羞耻。
  本来温玖涯近年来就花名在外,对于这样的答案并没有人意外。
  “温总,这女人身材又不怎么样,你养她还不如养人家呢,人家还能给您带来不少的利益呢。”
  有胆子大的女人甚至妩媚的说了一句后,就将自己低V领中透出来的白皙有意识的蹭着温玖涯粗犷的手臂。
  “这个提议倒是可以考虑。”温玖涯毫不避讳的直视着那靠上来的云峰,笑得意味深长。
  见有人成功,其他女人相继的挤了过来,堂而皇之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勾引着温玖涯。
  而萧璨郁很快就被这些疯狂的女人给挤的移动了脚,细高跟不知是踩在谁的脚上,就听见耳后传来一声尖叫。
  萧璨郁猛的回过头,看见的便是一张熟悉的脸。
  上官郝美,温玖涯大学时期最疯狂的追求者!
  四目相对,萧璨郁的脸瞬间就白了,甚至忘了要低下脑袋。
  “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居然敢踩本小姐,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上官郝美吃疼的尖叫一声后就开始破口大骂。
  这声骂声才让萧璨郁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低下了脑袋,想要藏住自己的脸,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萧璨郁!居然是你!你个该死的贱……”
  上官郝美认出了她,骂声在想起温玖涯还在萧璨郁的身边,连忙将骂声止住。
  但这个名字却引起了在场不少人的热议。
  “萧璨郁?谁啊?”
  “你连萧璨郁都不知道?”
  “六年前,温家发生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们难道不知道,温总当年为了跟一个女人结婚,彻底跟温家闹翻了脸的事情?”
  “那个女人就叫萧璨郁!”
  “……”
  “原来她就是萧璨郁啊!”
  一阵盖过一阵的议论声,让萧璨郁慌了神。
  之前是被温玖涯在昔日友人的面前,将过去的甜蜜踩在了脚下,如今是要当着全世界将过去的甜蜜改换成梦魔吗!
  慌忙中,她下意识的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是身侧的温玖涯,那带着讽刺意味的眼,让萧璨郁彻底醒悟了。
  原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