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自由

更新时间:2015-09-22 17:03:04 作者:闲云野鹤 字数:3242

从雷阔的嘴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这家伙只是为钱办事,才不管委托人到底是谁。不过也难怪,大多数杀手都是这样的,拿钱办事至于对方是谁根本一点都不重要。

  只有那种杀手集团,才可能去调查委托人的信息。当然不管是集团还是单个杀手,委托人的信息都是保密的,一旦被公开之后,杀手的声誉就毁了。

  当然这要是跟生命比起来的话,似乎一点份量都没有。最后在生命被威胁的情况下,还不是把委托人的信息和盘托出。

  只不过这些信息对于叶峰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价值而已!

  雷阔这样的杀手,跟杀手集团的杀手完全不同,他们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命。赚了那么多的钱,必须有命花才行!单人杀手到了后期就变得非常谨慎,要是死掉的话就太可惜了!

  组织里的杀手就相对来说没有这么自由了,他们需要服从集团的安排,有的任务就算很讨厌也必须要硬着头皮去完成。甚至有的任务去是杀死自己的至亲,如若不完成,将面临整个杀手集团的追杀!

  组织的杀手具备的第一条就是要严守委托人的秘密,不过大多数只是完成任务,连委托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别提是什么信息了……

  组织杀手相对来说价位比较高,一旦接下来就一定会完成,就算有杀手死了,也会派给其他的杀手。杀手排行榜上靠前面的基本上都在杀手组织,很少有单独的。

  当然绝大多数是被逼的,无奈才入了这一行,想要退出却根本做不到。只能等待有一天被人杀死,不然杀手组织是不会放弃,毕竟培养一个杀手耗费巨大。

  杀掉雷阔对于叶峰来说,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这样的人手上不知道沾惹了多少人鲜血,有很多无辜的人都是死在他的手上,死去绝对是一个莫大的好事!

  在杀手当中还有一种很有原则的杀手,他们并不是为了钱而工作,而是专门去杀那些该死的人。比如杀人如麻的毒贩、视人命如草芥的战争犯,反正就是那些做尽坏事的无耻混蛋!

  当然他们也不是免费服务,是需要巨额金钱,只是对任务目标人很挑剔而已。一般这样的人,都是做过很多年的杀手,为了赎罪才做这样的事情。

  叶峰曾经有一断时间也做过这样的杀手,那些任务都是老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反正就是为了尽快锻炼他。当时他还是有心理阴影,不过知道那些人做的事情之后,就真的生不起半分同情心。

  很显然雷阔并不是这样的杀手,他对于目标人一无所知,只是拿钱办事而已。叶峰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凭什么在目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夺取了人家的生命,难道就是因为你拥有强大的力量,这未免有点太牵强!

  叶峰也从来不为自己辩解,他确实曾经是杀手,这一辈子也永远都不会成为好人。只要有人敢对他身边最亲的人动手,那就毫不犹豫干掉那个人,丝毫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苏梦涵虽然不算是他最亲的人,但是勉强算是他要保护的人。如果有人想要伤害她,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他不是佛祖,不可能普渡众生,不可能铲平这个世界的一切不平之事。他也不是救世主,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他所能做的就是保护身边最亲的人,不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他没有父母,最亲的人就是福利院的所有人,如果有人敢对福利院动手,那么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不会罢手。

  曾经他也迷茫过,觉得拥有的能力越多,责任也就越大。可是经历过好多事情之后,他觉得不是所有的事情自己都可以办到,他不是无所不能的神。

  如果真的遇到什么看不过眼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当然要看他的心情,他并不能铲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坏事。比如刚回到东海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被绑架了他可以不管,等发现是一个漂亮女人的时候,他可以出手帮忙。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叶峰这样的做法未免有点过分,难道长得难看的女人的生命就是比不上长得漂亮的女人?

  他一定会微微耸了耸肩告诉你,在他看来就是这样,漂亮的女人他就出手,难看他就不出手。当然这一切都看他的心情,或许遇到不够漂亮的也会出手。

  道家讲究自由,不应该随意改变事物发展。他有的时候遵循,有的时候不遵循,这本身也是一种自由。

  叶峰拖着懒散的身体回到苏氏集团的门口,谁又能看的出来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干掉了一个国际杀手排行榜上的杀手!

  回到保卫处,又被陈振涛训斥了一顿,说他不能无故脱离工作岗位,必须要扣工资。

  对此叶峰无奈的耸了耸肩,反正那点工资对于他来说少的可怜,还不及雷阔身家的千万分之一。

  雷阔在临死之前用全部身家换一条命,那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至少对于他来说是这样的。不过对于这些占满血腥的钱,他丝毫没有任何兴趣。

  不出意外的话,那笔钱足够买下十几个苏氏集团了!

  最终叶峰被派遣到四周巡逻,还配发了一个扫把来处理周围的落叶,原本是清洁工的工作也落到他的头上。

  对此他毫无怨言,反正在哪待着都一样,四周转转正好。扫落叶这种事情,当然也没有放在眼里,有本事的话你就开除老子啊!

  陈振涛看着叶峰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一肚子气。听说了他跟苏梦涵居然发生那样的事情,更加气的不得了。

  他当保安队长那么久,跟苏梦涵说几句话都费劲,这家伙居然一下子就占了这样的便宜!早知道就不应该派他去检查员工证,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最后想来想去只能让他去做繁琐的事情,到最后忍受不了了自然就离开了。

  这个季节落叶一层又一层,根本就扫不完,虽然不累,但是一个十分无聊的工作,一般人做上一段时间就烦了。

  为此还辞退了一个清洁临时工,就是为了把这些活交给叶峰。他就不相信这个家伙能撑多久!

  叶峰自然知道这是陈振涛故意跟他作对,他虽然没有当过很长时间的保安,但是也知道清洁树叶不是保安做的。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保安队长为什么处处针对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是走后门进来的?

  他看的出来这个陈振涛是一个老兵,当兵的时候应该不错的才对,身上的功夫还算是有的。一个人对付五六个成年人丝毫没有压力!算是在保安中战斗力很高的!

  当然苏氏集团也不可能发生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所以就算是一身本事似乎也没有施展的地方。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在管理方面,这个保安队长还算是不错,至少整个保安队伍素质还算是挺高的!

  可是这对于他来说无所谓,他只是在混时间而已。只要完成跟老家伙约定五年的时间,他就可以安全脱身了。

  他拿着扫把,这里扫两下那里扫两下,完全像是在散步。就在他快要围绕着苏氏集团大楼转一圈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穿着黑色唐装的老头在下象棋,闲暇无事就凑上去瞧两眼。

  这是一副残局,两方的棋子数加起来也就十来个,从表面上看黑方明显占据了优势,实际上要是红方棋艺不低的话,完全可以翻盘。

  “我看这棋,红棋赢定了!”叶峰忍不住开口说道。

  “不懂棋,就别乱讲!”白衣唐装老头抬起头看了叶峰一眼,挥了挥手,显然他根本不相信叶峰的话。

  “老头,你还别不相信,我跟你下!就现在这棋,我二十步之内赢你!”

  “来来,你要是赢不了怎么说?”

  “那我要是赢了怎么说?不如我们赌钱好了,我身上刚好剩下一千块,我们就赌一千块怎么样?”叶峰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千块扬了扬挑衅道。

  “可以,不过输的不许赖账!”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我都拿出一千块了,你也该拿出来了,这样才公平合理……”

  老头摸了摸口袋,发现根本没有带钱,顿时一脸尴尬。

  “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赖账。看到你旁边的苏氏集团了吗?全都是我的,我能赖你一千块!”苏鸿儒指了指苏氏集团的大楼开口说道,这副棋局他已经研究了很久,红方根本没有胜的可能性。

  眼看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跟他赌,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反正一个人玩也无聊,不如就赌一赌,谁知道今天身上竟然没带钱!

  “这个玩笑开大了!我就是苏氏集团的保安,我根本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别骗人了,有钱就赌,没钱就算了,我认钱不认人的……”叶峰将手里的一千块装进兜里,准备离开。

  “小伙子,你先别走。你看这块玉值一千块不,我就拿这个抵押,先押着,输了的话我回头让人拿钱过来赎……”

  老头手里的玉佩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晶莹剔透,犹如略色石头一样,大概巴掌大小,放到一堆石头里里也未必能找。

  叶峰的脸色忽然变得认真,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老头手里的玉佩。

  他喵的,什么普通玉佩,这明明是上好的蓝天暖玉好不好,指甲盖大小的就要大几十万,这块足有巴掌大小,至少也要七位数上下。

  肥猪拱门,那就怪不得我了,别说你只是个路人,就算是我老丈人,这块玉佩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